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對話堅果資本 : 2020年跨境電商依然有機會 但窗口也在縮小

辛童  ? 

2019 年很多主流電商加快線下布局,社交電商、直播帶貨也日趨火熱,盡管突如其來的疫情給跨境電商的發展帶來了一些挑戰,但是從中國跨境電商團隊的核心優勢來看,影響持續時間應該不會太長。

image.png

亞馬遜無人便利店

在疫情爆發前,白鯨出海特別采訪了堅果資本合伙人孫鴻達,來了解 2020 年跨境電商賽道的發展趨勢,孫鴻達就 2019 年跨境電商賽道的變化、中國跨境電商的優勢以及 2020 年跨境電商的市場走向給出了一些獨到的觀點。

2019 年跨境電商賽道變化

在談到跨境電商 2019 年的發展情況時,孫鴻達表示從投資角度來講,2019 年跨境電商比原來更熱門了,這里面的因素有跨境電商的形態多樣化及資本市場環境的轉變,但當然機會永遠是少部分人能抓住的。

資本市場環境變好,跨境電商融資集中在頭尾

“跨境電商一直是一個很好的產業,但是因為之前上市難、資本退出難,所以大的資本關注不多,但這兩年可以明顯看出在其他領域紅利比較少且逐漸有成功資本退出案例的情況下,很多資本走進跨境電商賽道。

從 2019 年看,整個資本市場環境對于跨境電商更加友好?,F在傲基在申請科創板、Anker 在申請創業板上市,可以看出跨境電商整體合規化水平正在提升,跨境電商正在逐漸被 A 股資本市場接受。不管Anker 或者傲基中的哪個上市成功,其實都在為跨境電商在國內 A 股獨立上市起到一個良好的引領作用。資本原來的主要退出路徑是并購,在 2019 年也在朝陽光化、規范化發展,現在國家在跨界并購和出口創匯上推出了一系列利好政策?!睂O鴻達在談到 2019 年跨境電商領域的變化時如是說。

image.png

SHEIN 官網活動圖

但資本對于跨境電商是有偏好的?!拔艺J為跨境電商頭部企業和早期入局的小玩家都會有一些很好的融資機會。去年就有很多頭部賣家和服務商拿到了一些大額融資,比如 Shein 和縱騰等各自細分跑道的龍頭。不過介于頭部賣家和早期小團隊之間的那部分賣家,因為估值和規模儲量的原因可能融資機會更少一些?,F在各投資機構偏好有點向兩頭集中,要么投資入局更早的,要么是更晚的?!?/span>

除了融資外,新模式的不斷涌現也讓跨境電商看上去更有活力,基于供應鏈優勢的大量中國企業躍躍欲試等著進場,但隨著跨境電商多年發展,門檻逐漸變高,企業入場要做好自身定位和分析。

新模式不斷涌現 門檻提得更高

“以 DTC(direct-to-consumer)模式為例,從社交到品牌的閉環越來越完善,可以看到有大量獨立站的賣家正在涌出。另外,美國 DTC 跨境品牌的成功也給中國 DTC 模式的發展帶來一定信心。直播電商、社交電商目前也在不斷向前探索。

國內社交電商的興起,帶火了“李佳琦、薇婭、辛巴”等頭部主播,在東南亞(特別提出印度尼西亞和越南)、印度等下沉市場也同樣存在著大量機會,可以借助社交電商觸達家庭主婦等原來未發掘人群。

在孫鴻達看來,社交電商的業務模式,對于新興市場價格敏感用戶更有吸引力,在這類市場的機會更大一些。

image.png

李佳琦直播 vs 馬云直播銷售口紅

但隨著跨境電商的模式越來越多樣化,跨境電商賣家的準入門檻更高了,對于創業者獲取流量能力、運營能力和供應鏈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也意味著存活下來的賣家業務能力更強,而缺乏經驗的草根創業者或者中小團隊,不管是在 Amazon 等第三方平臺銷售還是自建獨立站做跨境生意都沒那么容易了。

跨境電商正朝著更加專業化、更集中化的方向發展,大的賣家越來越大,小賣家則需為跨過準入門檻奮力一搏?!?/span>

基于多年觀察、投資海外項目的經驗,孫鴻達建議創業者

不管什么行業、什么市場,本質上還是要找對人群,通過運營用戶來匹配自己的產品。首先要確定自己的目標市場,因為不同地區對于顏色、種類的偏好都是不同的,首先是要去研究目前用戶群,其中一個非常好的方法是通過在社交網絡上做推廣、測試來搜集用戶喜好,用用戶偏好數據去指導客觀實踐,另外如果是電商的話通過預售來測試市場及選品也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2020年,只要是中國團隊做全球業務,我們都會關注

孫鴻達在談到 2020 年布局時表示:“只要是中國團隊做全球生意的我們都會關注。不過在電商、SaaS、社交、游戲和泛娛樂的出手機會可能會更多一些?!?/span>

隨后孫鴻達就以上提及的賽道展開論述。

image.png

“一、電商方面,從我們自己的偏好會更傾向于垂直品類,尤其是愿意沉淀品牌和用戶的項目。其實我們很早就開始在跨境 DTC 上布局了(比如投資了SOUFEEL, TIJN),并且現在仍然持續在市場上找優質的 DTC 項目,比如說像一些時尚類的 DTC 品牌,我們會更關注一些。

image.png

第二、我們比較看好跨境電商產業鏈上的服務商,例如在跨境電商的過程中提供 SAAS、營銷、數據服務、物流服務等的服務商,隨著跨境電商的持續發展,服務商的發展空間也會很大。

不過現在主要看的還是服務中國企業出海的中國 SaaS 團隊。從目前來看,中國企業要服務全球企業不是很占優勢,文化障礙、語言障礙、產品思路差異都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制約,可能還需要一個學習和提高的過程。

第三,我認為在游戲和泛娛樂中也存在一些機會,可以看到 2019 年游戲出海廠商的成績很不錯,至于泛娛樂方向我想著重談一下直播,我個人認為單一的直播產品很容易因為同質化競爭而逐漸走向沒落,但是如果能成功構建社區,組建一個強關系鏈,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體系,就會走出‘天花板困局’,比如先形成一個短視頻的社區而后再附加直播,就可以形成良性循環,互相增加粘性,也就是把社交沉淀在直播中可能留存數據會更好一些。

第四,我們現在也在關注一些新興市場的機會,中東市場雖然人口基數不大,但是客單價足夠高,我們之前投的執御目前成績也還不錯,另外東南亞和印度市場發展速度很快并且有一定的流量紅利和人口紅利,所以一旦有合適的項目我們一定會出手。不過因為目前基礎設施還不夠完善,所以可以看到能盈利的企業很少。成熟市場的機會則在于細分領域?!?/span>

image.png

在被問到為什么 2020 年仍十分看好跨境電商企業時,孫鴻達表示中國跨境電商有四大核心優勢。

第一供應鏈優勢。大家都知道 70% 的輕工業品主要在中國生產,即使在貿易戰的情況下,產業鏈受到的影響也比較有限。供應鏈優勢是最核心且巨大的一個優勢。

第二是中國國內電商和外貿的發展催生了完善的電商體系。國內電商基礎設施已經非常健全和完善了,再加上傳統的外貿發展也給跨境運營和跨境物流奠定了好的基礎,中國在電商賽道有一個比較完整的體系。

image.png

第三是人才優勢。在物流、技術、運營方面中國都有一定的專業人才儲備。相較于海外,國內人工成本相對較低,但實力也很強,而且主觀上很勤奮。

第四是流量的玩法。國內團隊在生態體系不健全之時訓練出了很多獲取流量的方法和新玩法,而海外整體流量格局更加開放透明。所以在去到海外的時候就可以利用這些優勢和海外團隊競爭。

“我認為這些優勢在很長的時間里面都不會改變,所以我認為跨境電商至少還會有一個 5-10 年的發展期?!睂O鴻達說道。

本文相關公司

CapitalNuts 堅果資本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导航 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 南京麻将进园子规则 36选7彩票中奖计算 英文博客网赚 极速赛车是骗局吗 分分彩稳赚不输技巧 浙江11选5推荐专家 大地棋牌下载安装 网络捕鱼平台 韩国首尔快乐8开奖结果